此时,女二得知后自己异于常人的体质后,也果敢的接受了事实,并且通过一个女鬼得知了一个事件的真相,也知道了男主此刻有生命危险。

《京都团团转导览》更是森见的作品场景导览书,让森见带着读者从鸭川三角洲到伏见稻荷大社,一路游遍京都的风景名胜,还外带两篇随笔、名家漫画、京都写真。凡是森见迷想逛京都,有这一本还真的就能够什么都不缺啰。

上世纪90年代,电影院在日本已很常见,去电影院看电影也日渐成为年轻人的生活方式,恐怖片作为一种类型片出现在电影银幕之前,日本的影院总让人觉得闷闷的,这可能跟你在日本搭地铁的感受类似,人们安静、文明,似乎眼前发生再大的事都不值得大惊小怪,当同样的气氛出现在电影院,便难免会感觉空气中有些不合时宜的冷漠。

人偶净瑠璃的真人演出,这方面的杰作当属筱田正浩《心中天网岛》,而《阳炎座》与《心中天网岛》的另一共同之处,是采用浮世绘作舞台背景。

为美国TV・ GE吸尘器、日本的日立、索尼、三得利等大型企业做过上千部定格动画广告;

正如读者看到恐怖小说界前辈爱伦坡阴郁的侧脸,会感慨作者本人就像是从他的恐怖小说里走出来的模样,观众对恐怖片的制作者也难免产生一些神经兮兮的猜想,「长期与恐怖文化打交道的人,会不会一出场就自带阴气?」一濑隆重可能是个反例,制作恐怕片看上去并没有给他带来特别的影响,他早睡早起,肩膀厚实,是那种看上去有点「冲」甚至可以说是「活力四射」的中年大叔。「制作恐怖片到了深夜才比较容易有感觉吧?」「会以自己的噩梦为剧本写故事吗?」面对外行人对恐怖片制作的诸多好奇,他总是笑眼吟吟地自语「好奇怪啊,你们怎么会那么想?」说着就用手托起腮帮,做出一副认真思考的样子。

1926年大正与昭和交替之年,东京新派剧作家松崎春狐连续三次神奇地邂逅了美貌的女子品子。他将此事告诉了赞助人玉肋。数日后,松崎遇到了一位身着振袖和服,酷似品子的女子伊音,伊音自称是玉肋的妻子。松崎从她口中得知了玉肋的过去——玉肋在德国留学时认识了伊音,两人回国后结婚,然而伊音因病去世,玉肋便娶了品子当续弦。这时,松崎收到了来自品子的信,信中约他去金泽会面并暗示要一同殉情。在火车上,松崎偶遇玉肋,玉肋声称自己要前往金泽看一个有夫之妇与其年轻的爱人殉情。松崎见到品子后,品子却否认自己寄过这样的信。松崎受人之邀前往观看一场人偶剧,他惊异地发现剧目所描绘的是死后的世界。松崎匆匆离开了金泽,而不可思议的事件依然围绕在他身边。

《阳炎座》很大篇幅在自然场景下进行,把人物置身自然环境,是铃木清顺构筑的梦幻美学风格之一。但是,随着片尾松田优作丧魂失魄,画面就进入了摄影棚与舞台的人工背景。墙壁,乃至地面上充斥关于艳杀、官能主题的浮世绘画作,与剧情的发展、角色的心理状态呼应。泉镜花的“魔界”世界,在有限的空间里借助主题化的背景得以无限的抽象化呈现。

森见可能是写出心得或兴趣来了,在《企鹅高速公路》出版的一年多后,又以这个小男生(青山)为主角写了一篇故事《邮政少年》,还是买小说附赠入浴剂(泡澡粉)的文库版小说呢。青山最引以自豪的事情是,自己应该是写笔记最多的小孩,于是他办了一个青山邮局。但是在帮朋友投递信件的过程中,遇到收件地址是在火星或是未来,这时他应该怎么解决问题?这本书非常的薄,但边泡澡边读却能够让全身里里外外都变得很温馨。

《十王写》(局部):描绘了在地狱仲裁死者的阎罗王和其他十王的样子。在阎罗王前面管理冥府账簿的泰山府君,后来在安倍晴明的阴阳道中因受推崇而「升」为掌管寿命的重要神明。

最重要的是,电影设计了电话铃声的梗,设计了披头散发的贞子爬出电视的画面。小说中仅靠“背后发凉”这样的字眼来渲染的死亡,在电影中被赋予极高的仪式感。

在《午夜凶铃》中的经典元素是电话铃和贞子突然出现的脸,在一濑隆重的第二个恐怖系列《咒怨》中则是猫叫、女尸以及俊雄空空的眼眸,恐怖的影像往往伴随着一个特定的声音而来,这些声音成为惊吓高潮的前兆,到达的效果是,在看过恐怖片后的观众在任何时候听到电话铃或是猫叫声,心里会莫名的产生不祥预感。

不过,尽管追求现代化和现实主义的、意图与国际接轨的增村保造不遗余力地摒弃日本电影中残留的新派剧(戏剧)因素,与他同时代的新秀筱田正浩和寺山修司却俨然作对似的大力汲取戏剧养分。并且表现得十分前卫。筱田正浩大学时代主修戏剧史,寺山修司则是极负盛名的地下戏剧家,经由他二人的孜孜不倦,日本电影以先锋艺术的观念继续从戏剧——包括歌舞伎、净瑠璃、新派剧、舞台剧中获得资源。1979年,筱田正浩把泉镜花的新派剧《夜叉池》搬上银幕,随后寺山修司也拍了《草迷宫》。时隔17年,镜花新派剧银幕复活。即便不再可能成为主流,商业上无法成功,但日本艺术电影体系业已发展成熟,不必担心重蹈1960年代尴尬的覆辙了。因主演《夜叉池》而涉足影坛的歌舞伎名役者坂东玉三郎,随后又作为一名电影导演灵感大发地沉溺镜花的新派世界,在1990年代执导了《外科室》和《天守物语》。这是首次银幕化的泉镜花作品。他甚至还在实相寺昭雄《帝都物语》中饰演泉镜花。

其实早在日版《午夜凶铃》出现之前,制片人一濑隆重就曾尝试让好莱坞去拍摄原著小说。他93年就在美国创立了自己的公司,做着美日电影交流方面的工作,担任了《哭泣杀神》《无路可退》等合拍片的制片人。

而贞子从电视机中破屏而出的场景,让恐怖更进一步。在那个年代,电视是最日常的电器,每家每户的客厅、卧房都放置着电视机。蕴藏在日常之中的恐怖,才是真正的恐怖。

赛博朋克的瑰丽与《傀儡谣》的诡异相结合,此部内容的略微空洞受到诟病。比起第一部更像文艺篇?

蒙太奇理论对日本电影来说是西洋“进口货”,但是,即便爱森斯坦也承认,自己的理论成果从日本的歌舞伎中受益匪浅。《阳炎座》直接承载歌舞伎、新派剧语言而达成的蒙太奇效果,又是对这一事实鲜活的佐证。

作为日式恐怖片的奠基之作,《午夜凶铃》中的种种手法——利用日式屋宅空间制造恐怖感、水的隐喻、信息和科技恐惧、没有因果关系的仇恨和报复、单亲母亲和孤独儿童、救世主的缺席等等——都在后续作品,如《咒怨》《鬼水怪谈》《鬼来电》等作品中反复出现。

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大正七年,新剧“艺术座”的支柱岛村抱月罹病溘逝,翌年,日本首席新剧女演员松井须磨子追随岛村抱月而悬梁自决。随后,“艺术座”随着她的死解散。大正12年(1923年),白桦派作家有岛武郎在虚无和绝望的煎熬中万念俱灰,与情人殉情自缢。不久后,关东大地震肆虐东京都。社会主义革命家大杉荣、伊藤野枝伉俪遭虐杀。1927年(昭和元年),年仅35岁的芥川龙之介,抱着“希望已达之后的不安,或者正不安时的心情(鲁迅语)”,以服安眠药自戕的方式,在新时代的曙光中倒下了。

《阳炎座》最值得反复观摩推敲、同时具备整段完整配乐的地方有三处。首先是片尾曲,手风琴奏出的旋律,很好地概括出铃木清顺调皮、谐谑、怪诞、玩世不恭的基调。那是一种跨越时代、类似马戏团杂耍表演的犬儒风格;其二在影片末尾,松田优作灵魂出窍,他的肉体有些不解地盯着自己的魂魄——一个与他一摸一样的男人,不紧不慢地蜕下草屐径直走向舞台,走向舞台中央跪坐的大楠道代,儒雅、安静地席地而坐。他二人,像两只温顺的小猫似的倚着对方,背向而坐。不远处的壁橱,一只面目狰狞的青面罗刹,正虎视眈眈地瞪着他俩。此时画面里流出的也许算作欢庆气氛的“咚咚锵、咚咚锵”的锣鼓声,不禁使人联想到“冥婚”。那透着一缕淡淡哀伤与寒气的幽玄意境,美得难以言表;其三,松田优作目睹大楠道代之死后,他心碎神伤、面容枯槁、眼袋发黑、眼窝深陷,披着碎花袄猫着腰,嬉皮笑脸地调戏黄花闺女,疯癫癫地一步三折头,作金鸡独立状,拾到一只被人遗落的万花筒(或者望远镜),左顾右盼。与其配合的是一曲小号为主音的爵士乐,曲风轻佻风趣,嬉皮滑稽,跟画面传递的情绪极为一致。

森见登美彦出生于1979年,他的笔名登美彦是源自与他故乡奈良县生驹市有深厚渊源的日本神话人物登美长髓彦,森见是他的本姓。他毕业于京都大学农学部生物机能科学学科应用生命科学学程,也念了个农学研究科硕士,目前边在图书馆任职边从事写作,至今已出版十余本著作。

作家菊池宽后来回忆到:那天夜里,看见那要把首都天空烤焦的冲天火柱时,我想从此以后什么文学、艺术全完蛋了。这是让人对人类未来都失去信心的恐怖的一晚,这恐怕只有后来原子弹爆炸的一瞬间才能相比。

《四叠半王国见闻录》把四叠半的妄想发挥到极致,全书有七篇宇宙无敌的四叠半狂想,包括想用数学公式来证明自己有恋人存在的阿呆、能够自由自在地用念力去除A片上的马赛克,再随便把它们重组乱贴的阿呆、内心因伤痛而凹陷时就会让周围空间也跟着凹陷的阿呆等等。既然他们都窝在四叠半之中,他们就是徜徉在那小小正方形王国中的王者、尽情地使出浑身解数……。

故事背景设置在当下,一名记者针对三起同时间、不同地点发生的学生死亡案件展开调查,在此过程中看了一盘被诅咒的录像带,任何看过这盘录像带的人会在七日内死亡,而揭开诅咒的方法却被消除了。

公元6世纪到7世纪,处在飞鸟时代的日本传入了经由朝鲜半岛而来的中华文化。再加上圣德太子巩固天皇政权的需要及遣唐使制度的推动,佛教、道教、儒教、密教等开始在日本上层社会风行。此时融合了日本神道信仰及风俗文化的阴阳道出现,并开始形成日本独有的祭祀、占卜及法术体系。

这个时候,前面两条看似毫无关联的线终于连接了起来,女二和男主的好友赶到了现场,拯救了男主。

自身变得坚不可摧,你砍我我不用躲避,这样不但与Mr.1的设定大程度重复,且显然有违希留的武士剑士信仰。

提起阴阳师,安倍晴明无疑是绕不过去的一个名字,而「安倍晴明」这一形象的传播,离不开野村万斋和羽生结弦的塑造。阴阳师可以说是一个成熟的大IP,人气高居不下的「阴阳师」同名小说、漫画、电影与手游,还有漫画如《王都妖奇谭》,电影如《帝都物语》《帝都大战》,戏剧《暗夜的贵公子》和《阴阳师:泷夜叉姬》等,「阴阳师」是窥视日本文化的一个重要窗口。

由《她的记忆》《最臭兵器》《大炮之街》三段独立故事组成。对《她的记忆》的印象大概就是“宇宙深渊处的血色浪漫”了

在进入21世纪以后,有两位爆红的超级新星席卷日本文坛,并且一扫世人对于“数理京大(京都大学)、文史东大(东京大学)”的刻板印象。他们的作品雅俗共赏、幽默有趣却又富有内涵;既引人入胜又寓教于乐。他们就是分别以《鹿男》和《有顶天家族》横扫书店畅销书排行榜,被称为“京大双璧”的万城目学与森见登美彦。

然后,男主在出去跑步的时候无意中捡到了一个红色信封,怀着好奇之心想要打开信封,但是信封缺不明所以的消失了。

今天给大家介绍一部华语恐怖片,一般说到这类电影,都是吐槽担当,但是这部真的有点效果,虽然评分一般,但在近几年的恐怖片中,已算不错。(部分海报剧照瘆人,胆小止步)

于是,男主开始走上了自救的道路,为了弄清上辈子的自己的死因,他和好友去查了他当年出生时附近的死亡名单记录。

超华丽浮世绘画风物怪故事,起初看的有点无趣,后来才发现剧情和细节处处精妙,多处隐喻和暗示,不细细观看会错过很多精彩。

他在2003年以《太阳之塔》获得第15届日本奇幻小说大赏、出道;到了2007年,以《春宵苦短,少女前进吧!》获得2007年书店大赏第2名、第20届山本周五郎赏,并成为第137届直木赏候选作品;2008年又以《有顶天家族》获得2008年书店大赏第3名;2010年12月以《企鹅高速公路》获得日本科幻小说(SF)大奖。从这些得奖纪录,我们会发现他在短短几年中就成为非常成功的畅销作家,而且是雅俗共赏,不论是由文坛大老主导的奖,或是由书店店员公投的奖,森见都是榜上常客。一个内向害羞到近乎自闭的孤僻男生,究竟是怎么摇身一变成为文坛奇葩,达到这个让其他作家妒羡交加的境界呢?

采访时,一濑隆重跟《人物》记者分享了《尸忆》拍摄现场的轶事,「在那个年久失修的游乐园,也有人说看到了不好的东西。」在工作同伴看来,拍了30多年恐怖片,不管是去废弃的游乐园还是深山老宅,一濑隆重看起来都是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因为我什么都看不见。」他解释说,而一起工作的谢庭菡却总是怕得像个小女孩,她要带着护身符护体,要在有光和众多工作人员的陪伴下工作,即使在日后接受媒体采访时,仍然对拍摄过程中遇到的怪事心有余悸。「对日语一窍不通的女同事居然在说梦话的时候讲日语,在拍古宅的时候真有白衣人飘过……」谢庭菡说。

「你相信幽灵鬼怪的存在吗?对你来说最恐怖的事是什么?」 在下一部片子的筹备期,一濑隆重似乎有机会就要问问身边的人这些问题,他从未目睹过任何灵异事件,但却因为工作和怪力乱神的故事打了30几年的交道,当用鬼来吓人渐渐成为「老梗」,新一代的观众们会喜欢什么样的恐怖片是该好好想想,对现在的一濑隆重来说,那个贞子一出来,吓倒一片人的恐怖片时代已经过去了,他更想让自己的电影是一个偶尔吓一吓你的好故事。

在古代的日本,阴阳师是如同国家公务员一般的存在,他们自然也有专门的办公地点。这个办公地点就是传说中的阴阳寮。这里没有游戏中的结界,没有「妖怪退治」,也不能培育式神……

明治末期传到日本的西洋镜——活动照相,作为一件时髦的新发明,最早被用于歌舞伎的舞台演出记录,这个由一个机位固定不变的镜头一气呵成完成的“罐头歌舞伎”,就是最早的日本电影。日本电影在很长一段时期内,都根深蒂固地保留着这种戏剧因素与思维定势。无法真正诀别戏剧舞台独立出来。而相比历史悠久的歌舞伎,明治后期诞生的歌舞伎改良剧种新派剧,以它更广泛的群众基础,更富时代气息的“世话”题材和观念,更灵活多变的体质,与新生的电影表现得更为亲密、融洽。新派剧给予发育中的日本电影大力支持,为其提供文学基础,也为它输送演员。相对歌舞伎则不太情愿与之合作,在世袭制的歌舞伎役者眼里,演出电影这种“土戏”有失身份,他们拒绝离开柏木舞台直接在地面上表演。

那时候日本银幕上尚未形成成熟的恐怖片类型,相应的行业资源也很稀缺。连一濑自己也无法明确讲出,他要的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