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国民级人气动画《名侦探柯南》多少年来一直都拥有者超高人气。经典台词“真相只有一个”相信大家都不会陌生,正是拥有我们这些疯狂的柯南粉在,所以江户川柯南要变成工藤新一还需要稍加时日了。

1. 点击右上角的“人形”或“...”按钮进入公众号主页,点击“查看历史消息”即可。

图1.5M左右,点开图查看漫画也可(小故事短片,非常有内容),画风虽与哆啦A梦很为相像,但故事风格却很不同。

想必大家都看过2015年的剧场版动画《多啦a梦:伴我同行》了。回想小编当时看片时的心情,可以说小编是流着泪把片子看完的。记得当时的宣传说是多啦a梦的完结之作,小编于是观影期间一直是以一种送别老友的心情看完的。当影片完结时,小编觉得在苦闷或是不愉快时再也没有可以使自己迅速快乐起来的动画了。虽说是一部动画的终结,但对于小编来说就像是一个梦的终结。

从1980年哆啦A梦剧场版上线以来的38年里,其总体票房在20亿日元到40亿日元之间徘徊,今年3月份哆啦A梦携带着《大雄的宝岛》和观众们又如期见面啦,哆啦A梦之《大雄的宝岛》这部作品在三月份刚上映就获得了当周冠军票房的骄人成绩,并且也是哆啦A梦系列史上最高的首周票房,哆啦A梦之《大雄的宝岛》在381块银幕上映首周就吸引了近72万次观众观影,首周票房收入约8.5亿日元。《大雄的宝岛》上映首周就比去年同期上映的该系列上一部作品《大雄的南极大冒险》获得的60万观影人次和7亿日元票房收入高出1.2倍之多。去年《大雄的南极大冒险》最终获得了44亿日元的票房成绩,开创了该系类最高票房记录。根据目前的表现我们可以大胆地预测,今年《大雄的宝岛》很有可能是《哆啦A梦》剧场版成为其系列史上票房最高的作品,在50亿日元左右收官,可能是哆啦A梦剧场版历史性的突破,实现“破五”。

1996年藤子·F·不二雄在执笔大长篇《野比与发条都市冒险记》途中,因肝功能不全而昏迷,被发现时手中紧紧握着铅笔,虽迅速送至医院抢救但一直没有恢复意识,3天后留下了家人、读者、还有仅62页的未完成作品及世人永不知道的哆啦A梦的结局,蒙神召唤而去了。或许没有结局也是极好的,因为我们本就不想要个结束。

“不管是哪篇故事,好像都没有读者回音”、“连读者问卷都没列出这部作品,总之,如果还有机会,也只好继续画下去”、“每天辛苦取材画出来的得意之作,为什么会是这种反应呢”……十多年后,藤本弘向长女藤本匡美如此描述自己当时的困惑和沮丧。

但就如早已被拆迁而消失不见的常磐庄一样,藤子·F·不二雄的辞世也逐渐遥远了起来,只留下藤子不二雄公式孤独地看着家中他们战斗过的书桌发呆,并努力地回忆起蹉跎的岁月,为两人做传,付梓成书。虽两人的家族有着种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纠葛,但在连载跨度长达43年的自传性漫画《漫画之路》中,藤子不二雄公式一句短短的“别了吾友”的悼念,大概就是对二人友情千言万语却欲言又止的最佳注解了吧。

随着在全球范围内动漫市场的竞争在不断升级和加剧,哆啦A梦剧场版系列票房近年来不仅没有受到冲击,反而力压同期上映作品,而且还在不断刷新自己的票房记录,票房收入连续数年屡创新高,尤其是从2016年开始打破了票房禁锢于40亿日元内的魔咒,在动漫市场上展现出顽强的生命力和持续的市场影响力,这棵动漫界的常青藤之所以能够屹立不倒,背后必定有气原因。下面麻辣次元就带你拨开这棵枝繁叶茂的常青大树,来寻找其长盛不衰的秘密。

自从动画版诞生以来哆啦A梦陪伴着世界各地一代代少年儿童从童年走向青少年,他就像是一个永恒的老朋友,负责给你在童年播下美好记忆的种子,在往后成长的岁月中这颗种子经久不衰地在温暖着你的心田。哆啦A梦的形象虽然早已深入人心,但其剧场版的票房表现一路走来也是起起伏伏,多有波折。

哆啦A梦说,由于你长时间坐在椅子上且生命都是靠营养液继续,所以你的肌肉过于萎缩,不方便行走,大雄不明白哆啦A梦说的是什么意思。

麻辣次元 是基于新元二次元大数据系统的自媒体,定期发布8个动画、漫画领域大数据榜单,为二次元从业者和投资机构提供丰富翔实的大数据分析。麻辣次元内容包括优秀动画和漫画作品点评,动漫IP传播评价,行业热点和发展趋势分析,二次元领域创始人和大咖专访。麻辣次元为影视、手游公司、消费品品牌企业推荐优秀IP,为动漫企业提供数据分析定制服务和人才招聘服务,并举办行业沙龙和培训课程,为二次元从业者提供交流和分享的平台。

那个长得像哆啦A梦的机器人对大雄说:你应该感到庆幸,因为你在虚幻里体会到了现实里的人一辈子都感受不到的快乐,在现实里的人要经历工作的劳累和残酷的社会的折磨,而你什么都不用做,只要体会那些新奇就好。所以你不要为你的“离去”感到害怕,相反,融入到忙碌的现实社会才是最可怕的事情。

其实哆啦A梦的作者:藤子·F·不二雄(原名藤本弘)在连载哆啦A梦的时候,当时是在画哆啦A梦大长篇《大雄与发条城》的时候,突然失去意识倒下。并在不久后的1996年9月23号由于肝衰竭去世。也就是说哆啦A梦真正的意义上其实是没有结局的。

1987年,二人在协商之下决定分家。为显示区别,安孙子素雄使用的笔名改为藤子不二雄,藤本弘则更名为藤子不二雄,约1年后因石森章太郎的建议才改为读音更顺口的藤子•F•不二雄。关于分家,在日本的研究中有众多说法,两人作品的日渐差异化仅是其中之一。

我们这帮80后多数都是看着机器猫的,看到这个大结局之后,我眼睛湿润了,为那破灭的童话,为那可恶的现实,为远离的机器猫,为那不存在的神奇口袋……

哆啦A梦的作者是藤子不二雄,但这其实是2个人——藤本弘和安孙子素雄。这2个漫画家小学五年级就认识了,因为都爱漫画,成了好朋友。后来两人一起去了东京,用同一个笔名藤子不二雄画漫画。1969年底,署着“藤子不二雄”笔名的《哆啦A梦》诞生,此后18年,他们2个漫画家都是哆啦A梦共同的爸爸。直到1987年,两人才分家——安孙子素雄退出《哆啦A梦》的创作,此后的《哆啦A梦》都由藤本弘独立完成。两人也分别在原笔名中加入自己姓氏开头的英文字母作为区别。藤本弘的笔名改为“藤子·F·不二雄”,安孙子素雄则改为“藤子不二雄A”。  藤本弘本来身体情况非常不好1988年勉强的制作完成了当年的大电影·《大雄的平行西游记》的原画工作。之后的几年逐渐把精力放在了《哆啦A梦》的制作上面。1996年9月23日藤本弘由于长期受病痛的折磨最终不幸离世享年61岁。直到临终,他的手中还握着画笔。之后哆啦A梦的作品全部是由“藤子制作”公司完成。

于是哆啦A梦向他解释道,在22世纪,人类的科技大幅度的发展,但是新的能源和食物问题却没有得到解决,地球的人口爆炸式增长。于是,当时的人类处于人类总体利益的考虑,决定对新诞生的婴儿统一进行大脑测试,被证实智力处于一定水平线之下的新生儿将会被连接上一种维持生命的装置,这种装置会给他们输送低成本的营养液维持生命,并且会让他们进入一种虚拟状态。在这种虚拟状态下,这个装置将会模拟出新奇,有趣的场景,让人感受到现实世界里体会不到的快乐。

大雄流着泪听着它讲完这些,恳求它再让自己进入一下虚幻里,跟虚幻里的朋友道别。机器人同意了。大雄重新进入了虚幻,他用自己存下的零用钱给好朋友们买了很多礼物——小夫的遥控飞机,技安的棒球帽,宜静的裙子……最后,他把剩下的钱买了哆啦A梦最爱吃的铜锣烧,跟家里人一起吃了最后一次团圆饭。

大雄有个特别出色的地方,一般人都不会注意到,他虽然确实是个没用的人,但是他会经常反省自己。这是必须的,哪怕只是一点点,也想做得比现在更出色。不过这个决心无法持久,几分钟后就又打回原样了,然后过三天又下了一次决心。不过,任何人,比如说我们,读到一部好看的小说后,发现原来还有这么好的点子啊,自己却想不出来,于是也就无法继续下去,渐渐地就变成了普通人。

法国动画片《爸爸巴巴》诞生于60年代的巴黎,盛满趣味和深意的故事让它的观众涵盖各年龄层,给孩子和家长们带来无尽欢乐。《爸爸巴巴》的版权无偿提供给央视《七巧板》栏目播出后,绕口令式的开场白引得70、80年代出生的小朋友竞相模仿。

大约50年前的一个春天,一只流浪猫从窗户跳进了一位正专心于创作中的漫画家的屋子里,正陷于苦思状态中的漫画家决定逗小猫玩一会儿以缓解压力。调皮的小猫和漫画家很快在屋子里上蹿下跳玩的不亦乐乎,漫画家一不小心踢到了屋子角落里放着的一个不倒翁,看到不倒翁摇来晃去,充满好奇心的小猫欣喜地扑过去把玩起不倒翁来,看着这一幕的漫画家突然脑海中灵光一闪,在漫画创作中困惑他很久的一个卡通角色形象设定此刻突然变得清晰起来。小猫可爱的脑袋和不倒翁圆润的身体在他的脑海中完美的结合起来,一个憨态可掬却又灵动可爱的漫画形象便就此诞生了——哆啦A梦,以后每年的春天,在春暖花开的三月哆啦A梦都会带着全新的故事和观众见面。

就这样,生活并不如意的大雄遇到了哆啦A梦,这只永远不会上厕所,喜欢吃铜锣烧,因为手是圆球,所以每次猜拳都会输掉,怕热也怕冷的机器猫。从此,他的生活也开始苦中有甜。

日本动画片《铁臂阿童木》塑造了一位善良勇敢、喜爱科学、无私无畏的阿童木,是孩子们童年心中的小英雄。80年代,该片引进中国,同样受到中国小朋友们的欢迎。

《哆啦A梦》令他们名利双收,夸张点说是富可敌国。据日本维基上的传记书资料称,实际上藤子•F•不二雄提出分家的想法是在因胃癌住院时,为了防止自己过身后两方对工作室的财产和著作权引起争执(特别是《哆啦A梦》巨额的收入)。工作室的资产二人均分,藤子•F•不二雄在附近又租了个大楼组成了另一家公司。分家后的两人仍保持了良好的关系,但著作权问题上实际上仍出现了未表明原因的问题。

之后的十多年里,两人均各自创作,故事风格也因性格差异及长期的单独创作而逐渐显现出强烈的差异化。藤本弘由《哆啦A梦》的成功开始,保持了面向儿童的故事倾向;而安孙子素雄性格更为社会化,其故事逐渐向成人读者靠拢,并加入了大量的黑色幽默要素,甚至还创作了一本剧画风格的《毛泽东传》。

在这段时间里,不少同把漫画当作理想的年轻人汇聚到了这里,包括如今已是名家的赤冢不二夫、石森章太郎等,众人组成了工作室群策群力去创作。藤本弘和安孙子素雄以藤子不二雄作为共用的笔名,先后在艰难的生存环境下画了十多年,并未造成太大热潮,直至实际上可以算是两个人最后的合作《Q太郎》,多年的厚积薄发使这部喜剧漫画成为了日本的国民级作品,稿约如雪片般纷至沓来,分身乏术的两人开始进入事业的巅峰期。

《哆啦A梦》令他们名利双收,夸张点说是富可敌国。据日本维基上的传记书资料称,实际上藤子·F·不二雄提出分家的想法是在因胃癌住院时,为了防止自己过身后两方对工作室的财产和著作权引起争执(特别是《哆啦A梦》巨额的收入)。

e先每日资讯(微信号:edaily)是逸仙传媒旗下产品,经常有料、常常有趣、偶尔逼格,欢迎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