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迦勒同他的使者与龙争战:主的灵说:“字句、精意都有。字句:米迦勒是争战的天使长,是帮助圣徒争战得胜的。当你们祷告、仰望我时,争战天使长就被差遣,带领天使在二层天与龙争战。方言祷告是最好的争战武器。这是末后天上的争战。精意:我在十字架上已经得胜,但你们每个人也要得胜。内心未受割礼、只在外面称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他们里面跟我没关系。你们靠着主真实地信、真实地行,就完全了,就没有争战了。如果你不完全,就在魂里有争战。”异象看见:当人有破口不及时认罪悔改时就有很多苍蝇、蛇往身上爬。

3:24以利约乃的儿子是何大雅、以利亚实、□莱雅、阿谷、约哈难、第莱雅、阿拿尼,共七人。

地却帮助妇人:这里的“地”代表明白上帝心意的人心,好土地;愿意悔改、接受这审判之道的好土地;接受审判、明白上帝心意的人,能够接受这妇人传的真道。

3:22示迦尼的儿子是示玛雅,示玛雅的儿子是哈突、以甲、巴利亚、尼利雅、沙法,共六人。

英国影片,根据获奖小说改编,描写70年代一位圣公会牧师的挣扎与堕落。多数宗教题材的电影,缺乏信心与盼望,但对人的罪性常有刻骨铭心的临摹。

死伤医好的头一个兽:3节讲到,上帝的使者用耶和华的大刀砍了它一下,但没死透,后来魔鬼把它救活了,医好了它。异象看见:那么大的青蛙趴在被医好的兽身上,大得不得了,要好几个人抬。青蛙代表宗教的灵。圣灵说:“这是全地框架教会的带领者,后来全地都要拜它。”

35耶稣的身体不是分开的,耶稣的身体是一个。人心明白了,就可以奉耶稣的名做个宣告:我不属于巴比伦,我不属于巴别塔,我不属于任何帮派、任何组织,我只属于耶稣基督,是主耶稣用宝血买赎了我,我把我生命的主权完全交给耶稣基督!我只属于耶稣!(为什么做这个宣告?这是主权归属问题。)

牛汉先生对《俄国文史漫笔》倍加赞赏,说此书“文笔简约隽永”,“堪称是一本品位很高、具有真知灼见的学术著作”,“浸透了作者的心血和人生感悟”,“每一篇从题旨到内容都强烈地引起读者心灵的震颤”,“显示出一个个深远而庄严的学术境域,既有历史的不朽魅力,又有逼人深思的现实感”,“饱含着真诚的醒人警世的人文精神”。

彼前5:8务要谨守、警醒,因为你们的仇敌魔鬼,如同吼叫的狮子,遍地游行,寻找可吞吃的人。

德国著名导演施隆多夫的作品,根据二战时一位被囚禁的天主教神父的日记改编,反思教会与纳粹、信仰与苦难的关系。

【推荐理由】To be or not to be, that’s a question!

外编室的老同事还记得,70年代末80年代初,身为编辑室负责人的蒋路先生,就在出版社四楼最西头那间既狭小又不安静、夏晒冬寒的412室办公。每天早晨,别人一到社里就会发现,蒋路先生早已坐在办公桌前,开始看稿子了。夜幕降临后,人去楼空。只有412室的灯光,兀自亮着,久久不熄。

一个空难的生还者,因为搭救他人而生出救主的自义,影片描写这种自负如何破碎,这是对基督教的救赎观的一个正面的隐喻。

此外,人文社编辑出版的几套有影响的大型丛书,如“外国文学名著丛书”“外国古典文艺理论丛书”“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丛书”,以及六卷本的勃兰兑斯著《十九世纪文学主潮》等,都无不凝结着蒋路先生的心血、汗水和劳作。1990年春,蒋路先生在七十岁寿辰的那一天,收到了外编室十五位同事签名的一张生日贺卡,上面写道:“是您使我们懂得了出版工作的意义,是您教我们懂得了编辑的责任。”

2:24希斯仑在迦勒以法他死后,他的妻亚比雅给他生了亚施户;亚施户是提哥亚的父亲。

有人说,在人文社外编室半个世纪的历史上,曾经有过一个难忘的“蒋路时代”,它是埋藏在许多人心底的一个“永远的情结”。

最后主的灵说:“宣教的教会走出去,生孩子去!生出基督的孩子,生出属天的、属基督的教会。上帝的命定,就是叫你们都做得胜者!”

13:14它因赐给它权柄在兽面前能行奇事,就迷惑住在地上的人,说:“要给那受刀伤还活着的兽作个像。”

一部另类的电影,一位沉浸在尼采和海德格尔的世界中的哲学女,经历了道德困境和对上帝的再次寻求。

这本书缘起于一个至今未落到实处的消息——人民文学出版社大楼的搬迁。它是在“即将告别”的怅惘情绪下,由一群与这座大楼有关的人,为某一天必将消失的它,留下的见证和念想。

62、《太阳月亮修女》 Fratello sole, sorella luna ,1972年。

口像狮子的口:这是假狮子的口,铁嘴钢牙,讲得头头是道,但是篡改圣经,断章取义,不按正意解释圣经,这就是那迷惑人的,撒但的后裔。撒但装作光明天使,迷惑人心,吞吃生命。

13:16它又叫众人,无论大小贫富,自主的、为奴的,都在右手上或是在额上受一个印记。

2:55和住雅比斯众文士家的特拉人、示米押人、苏甲人。这都是基尼人利甲家之祖哈末所生的。

3:5大卫在耶路撒冷所生的儿子是示米亚、朔罢、拿单、所罗门,这四人是亚米利的女儿拔书亚生的;

已经被摔下去了:谁能控告上帝的儿女呢?一个死己的心,一个敬畏上帝的心,撒但已经完全被摔下去了,它们的控告也归于无有。

小制作的福音电影。滞留在某偏僻之处的五个陌生人,被困于路旁的一家荒僻小餐馆。餐馆老板是一位拿撒勒人,他对所有人的秘密了如指掌,并能提供一切问题的答案,前提是这些人信靠他。这是一个与主耶稣面对面的福音的寓言。

德国影片,描述了1563年的法国新教徒(加尔文派)与天主教的宗教战争。以及法国改革宗信徒几乎被屠杀殆尽的“圣巴托罗缪之夜”。但叙事和历史深度都平平。

伯格曼的名作,奥斯卡最佳外语片。他的电影多为信仰的质疑与挣扎。但这部片子从一个圣诞节开始,到另一个圣诞节结束,隐含的盼望曲折可见。

主的灵说:“这是个宗教领袖,在上帝的家里是一只有功劳的牛,但他里面装的是西曷的水、掺杂的道,污秽之灵进去了,也有亵渎的灵。被审判的道一光照,他看到了自己里面的不好。主的话是两刃的利剑,刺入、剖开,人心显露,污秽的灵待不住了,亵渎的灵待不住了,假先知的灵待不住了。当兽权与神权交战的时候,很多上帝的儿女明白了真道,也与它交战,把它打败了。它躺下了,受了死伤,但没真死。

该片长75分钟,精细严谨、极尽考究,拍摄多年,2004年荣获基督影片协会“年度最佳影片”。

描写20世20年代的墨西哥,政府对教会实施逼迫和屠杀的故事。一位将军在这个过程中倒戈相向,成为反抗军的领袖,并在苦难中重新认识了信仰。

这部韩国电影,取材于2003年,23名韩国宣教士在阿富汗被绑架的故事。在影片中,一位信仰脆弱的向导,最终成为了持守盼望的殉道者。

李泽厚的《中国近代思想史论》和《美的历程》,还有卢那察尔斯基的《论文学》,是在北师大读研究生的时候,喜欢看的几本理论著作。

有一个妇人身披日头:主的灵说:“‘有一个妇人’这是预表基督新妇,是圣洁无瑕疵、无斑点的教会。‘身披日头’代表真妇人经过日头公义的审判,披戴了基督,全身都有我的能力。这个妇人预表末后完全属我的教会。”

主的灵说:“两个兽的出现,就是两个宗派:巴比伦和巴别塔。这是提醒信徒什么叫兽,同时也警醒信徒免得落入兽的里面,也是对信徒生命的考验。细细读,末尾就知道了。读明白就知道了,读不明白的还是不知道。什么人读不明白?心蒙脂油的人、不愿死老我的人,他读圣经像读故事一样,跟他没关系,所以读不懂。只有谦卑下来才能读懂。启示录打开,就是向我的儿子说话。我的羊听我的声音。路8:10祂说:“神国的奥秘只叫你们知道;至于别人,就用比喻,叫他们看也看不见,听也听不明。”我到处寻找我的儿子,不是我儿子的根本读不懂。儿子听父亲的声音。”

蒋路先生过世后,我曾到家里拜访他的夫人,凌芝女士仍深深地沉浸在对丈夫的无限怀念之中。书房一如蒋路生前,没有任何变动。书柜里的书,也一仍其旧。

这部韩国电影,描写一群女犯在狱中组建唱诗班,经历恩典转变的过程。平安夜的演出,是一个高峰。她们与亲人,在台下台下重逢,唱起易卜生的歌剧《培尔·金特》中那首著名的《索尔维格之歌》。《培尔·金特》根据福音书中浪子的故事改编。《索尔维格之歌》,表达了培尔·金特之妻索尔维格在信心中等候浪子归家的信心和盼望。歌中的最后一段,“假若你如今还活在人间,愿上帝保佑你。当你跪在上帝的面前,愿上帝祝福你。我要永远忠诚地等待你,等待你回来。你若已升天堂,就在天上相见”,在平安夜演出中没有出现。留下一个伏笔,即影片的第二个高峰,组建唱诗班的老妇人,一位曾杀死背叛自己的丈夫和好友、在狱中等候和悔恨了半生的音乐教授,最终被执行死刑。可惜导演在剪辑中,将一些在狱中教堂中祷告的镜头去掉了。但信仰的表达,仍然很明显。

现在就是末后七年了。末后七年,争战和收割一起进行,鬼子来了就打鬼子,鬼子跑了就收割。前三年半,一边装备一边传道;后三年半,一边传道一边争战。后三年半随时可能殉道。就是邪灵疯狂的时候,使各个教派互相打,流血事件发生,是你死我活的争战。争战完了,上帝的帐幕在人间。尸首在哪里,鹰也必聚在那里。

2:53基列耶琳的诸族是以帖人、布特人、舒玛人、密来人,又从这些族中生出琐拉人和以实陶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