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馆的战争》是以有川浩的人气小说为原型创作的。有川浩因《打工仔买房记》等而被大家所熟知。书中详细介绍了“媒体良化队”与守护书本的自卫组织“图书队”之间的战争,电影版首次上映是在2013年。「図書館戦争」は、「フリーター、家を買う。」などで知られる有川浩さんの人気小説が原作。本を検閲する「メディア良化隊」と本を守る自衛組織「図書隊」の戦いが描かれており、2013年に1作目の映画が公開された。

这一场空前绝后的书籍灾难其实早被“文化界旗手”郭沫若一语成谶。1966年——正是《最后通牒——向旧世界宣战》一文发表的同一年,郭沫若便在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三十次扩大会议上即席发言说:

接下来几年,中国的态势一步步验证了海涅这句名言,由此而来,中国进入了历史绝无仅有的禁书时代。

“港式的发型不理!港式的衣裙不做!下流的像不照!黄色的书不卖!我们要求在最短时间内改掉港式衣裙、剃去怪式发样、烧毁黄色书籍和下流照片。’牛仔裤’可以改为短裤,余下的部分,可做补丁。‘火箭鞋’可以削平,改为凉鞋。高跟鞋改为平底鞋。坏书、坏照片做废品处理。”

连有着“世界革命文学之父”的高尔基尚且被打入“冷宫”,不难想像文革治下书籍的流通是多么地稀少与困难。

风急林密。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文学作品自然是大写的“坏书”,来自共产主义大本营苏联的书也未能幸免——文革乍始,便有大人物声称要把高尔基“倒过来看”,于是包括“自传三部曲”在内的高氏作品统统被禁止翻译、出版和阅读,直到1972年寒潮初散,《一月九日》与《母亲》才作为“最没有问题”的著作被人民文学出版社重新翻译。

冈田:“现在已经拍完了,好寂寞啊。最后一场是早上5点在市区街道上奔跑的动作戏,不愧是《图书馆战争》啊(笑)。堂上这个角色的形象与前作有所改变,变得更像一个真实的人类了。为了塑造他作为上官的形象和真实感,我和荣仓、田中(圭)、福士(苍汰)等机动部队的成员一起密切交流,力争可以自然地演出重视团队配合的戏。很多镜头的难度都很大,不过大家都说‘这就是《图书馆战争》啊’,带着笑容克服困难。拍摄时我们都相信监督的直觉,工作人员和演员凭借团队合作解决难题,所以更加期待看到完成后的作品。”

电影版将于10月10日开始上映,也会延续以前的阵容,除冈田,荣仓之外,还有松坂桃李、中存仓、土屋太凰也将出演。岡田さんら主要キャストが前作に引き続き出演するほか松坂桃李さん、中村蒼さん、土屋太鳳さんも出演する。10月10日から公開。

主旋律之外统统是禁书,读者需要如地下工作者一般秘密地打听,而书的主人也很谨慎,除非是特别信任的人否则一概是不敢外借的。虽然看禁书的“反革命罪行”算不上是“罪大恶极”,但一旦被发现轻则被扣上“思想不健康”的帽子,重则遭批斗,依然是一件颇具危险的事情。

一方面,文革时期“体制内”的干部以及各界精英有权力持有一些人民文学出版社、商务印书馆和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内部发行”的图书,而这些未经公开出版的书籍又通过人情在一个又一个小圈子里暗自流传开;另一方面,即使是在最为黑暗的文化打压下,也依然存在着一批真正的作者,通过文字描述着一个不被政治力量所撼动的精神世界——于是文革时期,在台面上盛行着“忠字舞”与“红卫兵诗歌”的同时,并不乏北岛、舒婷、顾城、江河等人暗流涌动的文学作品。这些作家大多是北京著名中学的学生,许多人还出身于高级干部或“高级知识分子”家庭,后经过插队落户等时代征程,渐渐开始诉求一种不同于时代“主旋律”的精神世界,他们的作品——主要是诗歌最终成为文革期间地下文学的重要组成部分。

她吐露和冈田搭档拍感情戏时:现场的工作人员都莫名激动,一副看好戏的样子。而演员这边则相对比较害羞,但还要装出一副不在意的样子投入演戏,冈田总是红到耳根,看起来是真的很害羞。「ラブなシーンを撮るとき、現場で見ているスタッフさんはすごく楽しそうな目で見てくるんですよ。やる側はすごく恥ずかしくて。(その視線に)気づかないフリして淡々とやりたい(演技したい)ところを、岡田さんはすごく素直に照れて。耳を真っ赤にしているから、(見ている方も)本当に恥ずかしくて」と岡田さんとの恋愛シーンの撮影裏話を暴露していた。

接下来几年,中国的态势一步步验证了海涅这句名言,由此而来,中国进入了历史绝无仅有的禁书时代。除了“雄文四卷”等政治上绝对正确的书籍外,准许看得书实在太少了,倒是也有一些诸如《高玉宝》、《刘文学》、《收租院》等仇恨和斗争的革命小说,与“八大样板戏”一道支撑起了特殊时代中仅有的官方文化食粮。

渴望成为防卫员的图书队员笠原郁,没有向双亲吐露自己的心声,每天勤奋地进行着军事训练。郁在高中时,曾经差一点被一名媒体良化队员抢去书本,好在一位图书队员将其解救。为了成为正义的伙伴,郁把那位连脸都没有记住的图书队员当作是王子,并决定自己也要加入图书队,担负起守护书的责任。

图书馆战争?看到这5个字,人们大概只能凭借图书馆里收藏的老照片,去遥想1932年一二八事变日军空袭上海时炸毁的被称为“亚洲第一图书馆”的东方图书馆。但是,当时图书馆并非战争的主要目标,而是战争附带的牺牲品。很难想像,战争要是今天发生在图书馆会是个什么景象,但日本的读者和观众,却从《图书馆战争》这部漫画及由此改编的动漫和电影中,看到了这种可能。《图书馆战争》当然是一部发挥想象力和创造性的虚构作品,它设定的发生地在日本,时间则从1989年算起。那年的前七天,是昭和64年;1月8日,日本明仁天皇接替前一天驾崩的裕仁天皇登基,年号定为“平成”。在《图书馆战争》系列电影里,那年却叫“正化元年”,我原以为是虚构,查资料才知道“正化”真是当年的备选年号。所谓正化,大有所谓“匡正人心、净化风气”之意。影片中,随着净化法的出台,成立了负责甄别图书馆、书店图书杂志好坏的所谓良化队,只要被认定为坏书,就要下架并付之一炬。而认定坏书的标准,则是设置一系列的关键词:书中出现“独裁”、“反社会”之类的字眼自然在劫难逃,但就连“安乐死”、“想念”等等也不许提。出版社为了避免因此造成的损失,也会自行回避这类字眼与题材。为了对抗良化队、守护作为知识最后宝库的图书馆,日本各地方自发成立了图书队,和良化队一样拥有武器,但不能进攻,只能在图书馆防守。第一部《图书馆战争》电影就在良化队和图书队的攻防战里渐次展开,在交战中被毁的图书令人心痛。到了第二部电影,可能是为了减轻紧张气氛,强化了爱情与阴谋等元素,主线由武斗变文攻。双方的冲突,当然也是因书而起:一名图书队员好心向一名听障少女推荐适合她读的聋人爱情小说,却被老师告发为教唆和歧视,显然这是受英美等国左翼政治正确意识形态的影响。良化队逮捕了图书队员,但他们的目的是借此在舆论上为扩大违禁词表造势。图书队员遭到拷问仍不肯认罪,良化队也就无法让他在媒体上露面。最后,图书队员7天拘留期满,少女在记者会上向不在场的他真情告白,并追问:难道,我连读自己喜欢的书的自由都没有吗?到场的媒体被打动与说服,社会舆论随之倒戈,图书队在与良化队这第二回的战争中,赢了一局。整个故事的大环境,即他们所处的社会,虽然受制于国会内执政党议会推动的净化法,但良化队及其上的势力还算守法,没有闯入图书馆强行掳人,更多的是利用舆论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原谅我剧透了这么多,虽然我对这些年来的日本动漫、电影的表现不满意,但《图书馆战争2:book of memories》却是2015年我看过最好的日本电影。为此,在看过网络字幕组制作的内嵌中文字幕视频后,我还特意从日本亚马逊网购了DVD。至于去年10月10日上映的《图书馆战争3:the last mission》,希望在今年春节的日本自由行能看到或买到DVD。

原谅我剧透了这么多,虽然我对这些年来的日本动漫、电影的表现不满意,但《图书馆战争2:book of memories》却是2015年我看过最好的日本电影。为此,在看过网络字幕组制作的内嵌中文字幕视频后,我还特意从日本亚马逊网购了DVD。至于去年10月10日上映的《图书馆战争3:the last mission》,希望在今年春节的日本自由行能看到或买到DVD。

可以说,这一段时间,是共和国成立以来第一次或许也是唯一一次“全民阅读”的时代。十几年的文化封锁使书籍成了“文化刚需”,一旦锁链被粉碎,阅读便立刻繁荣起来,改革开放之初,书籍几乎是出一本火一本,若问一个外国作者是不是在中国出名,看一看这个作家在这一时间有没有译著就可以——不是因为作者出名才有译著,而是因为引进了译著才让作者出名,世界文学在中国的“红利期”就是来得这么突然。

组合v6中的冈田准一出席了16日在东京都举行的有关电影《图书馆的战争THE LAST MISSION》(佐藤信介任导演)的宣传活动。V6の岡田准一さんが16日、東京都内で行われた映画「図書館戦争」(佐藤信介監督)の完成披露舞台あいさつに登場した。

荣仓:“在拍摄现场每天都非常辛苦,十分符合《图书馆战争》这个名字,不过幸好我从前作拍完后就开始锻炼身体,做好了充分的准备,所以才没有倒下。现在电影还没有最终完成,我不敢打包票,不过真的希望可以从画面中看出我的锻炼成果。”关于这次的搭档冈田,荣仓评价道:“续篇里有很多与冈田合作的动作戏,我在拍摄时会听取他的意见。(冈田)会和拥有格斗教师执照的人仔细讨论,而且还能用简单易懂的话来指导我,拍出来的效果应该很好吧。与前作相比,续篇中人物之间的故事和关系性变得更加复杂,希望大家都来看。”

那么,如何区分“好书”与“坏书”呢?如果说文革之初红卫兵们还保持着有限的理智,那一浪高过一浪的运动则最终让身处其中的人疯狂。随着“破四旧”的推进,“坏书”的范围越来越大,以至于除“雄文四卷”、“红宝书”及马恩列斯著作之外,已经很难找出几本不属于“四旧”的“坏书”了。

公元2019年(正化31年),为了取缔扰乱公共秩序和风俗,侵犯人权的行为,而制定的“媒体良化法”已经经历了30年的考验,媒体良化委员会与“图书队”之间的战争席卷了整个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