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说上班就是叼着吐司,夹着咖啡与文件夹,一边还接着上司电话忙忙碌碌冲进办公室?一个优雅的早晨作为开头,才是一整天完美工作的一半。而一身高级的行头不仅能让你在步入办公室的一刹那就充满自信,更能让上司感觉到你对这份工作的尊重及重视。Bally 的男装就是为此而存在,公文包选用柔软奢华的皮料打造出低调的轮廓与高级的光泽,闪亮的黑色漆皮皮鞋则尽显商务男士的自信魅力,黑色皮夹搭配五金配件独特而又让人印象深刻。如果你还没法负担一套高级的西服,那么你可以先从购买这些优雅的配饰开始;如果你已经有了高级的西服,那么你更应该为它搭配上Bally 的这套配饰。

我一直奇怪,这样美丽的邂逅难道不应该用鲜花来起兴吗?比如“桃之夭夭”,为什么偏偏是野外带着露水的蔓草?这样的场景怎能配得上如此热烈的情感?但作者偏要这样写,野外、青草、露水、男女,天大地大,空寂辽阔,才是产生暧昧的温床。就像著名的《莫斯科郊外的晚上》,那静悄悄的深夜花园里,如果不安排两个有情人幽会,一切景物不都没了灵魂——你静给谁看?

物种档案: 2016年8月19日,临近秋天的时刻,这天我和阿瑞来到北沙窝的梧桐沟,晚饭过后,估计是吃饱了撑的,我俩在夕阳的光辉下走进沙漠散步,希望能一睹虎鼬、鹅喉羚这些兽类的芳容,结果必然是白日做梦。于是乎,我俩无奈地站在一座沙丘下望眼欲穿,绝望着也渴望着,也哭也笑平凡着。突然间,阿瑞一眼看到了远处的骆驼刺上,趴着一只天花吉丁虫,这可真是意外绝对意外的收获。因为此刻距离它们的发生期已经过去两个多月了,这只梭梭大吉丁居然顽强的撑到了现在,还让我们遇见,所以我要歌颂生命是如此的辉煌。我们走上前观察,天花吉丁虫发现了我们,像往常一样,它收起自己的六条腿,做着自由落体运动,掉到地面后,开始进入假死模式一动不动,这样的障眼法是欺骗不了我们哒。

如此,我们有幸看到我们的先祖那活泼的青春萌动:“郊野蔓草青青,缀满露珠晶莹。有位美丽姑娘,眉目流盼传情。有缘今日相遇,令我一见倾心。郊野蔓草如茵,露珠颗颗晶莹。有位漂亮姑娘,眉目婉美多情。今日有缘喜遇,与你携手同行。”

这也许就是大自然的力量!是它给我带来突如其来的惊喜,是在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般山川湖泊中只有我们一辆车穿行其间的那种孤独感,和独享这片天堂之地的幸福感!

器材:EOS-1D X Mark II 焦距:371  光圈:5.6 快门:1/1250

去动物园看老虎,大概是每个人儿时不可割舍的一部分童年回忆。对70、80后的人来说,每到生日或儿童节,去动物园更是必备节目,谁的相册里没有几张在动物园跟动物们的合影呢!这种童年的回忆,在如今“低头族”的时代显得弥足珍贵。

物种档案:与角蛀犀金龟泼儿亚种的第一次邂逅要追溯倒十多年前了,儿时的夏夜,它们常被路灯的光线吸引,飞到城市中,出现在人类的眼前。近几年虽然也有发现,但是数量远不如从前。角蛀犀金龟泼儿亚种体长可达4厘米,看上去就像一辆迷你小坦克,非常威武,是石河子体型最大的陆生昆虫。雄性角蛀犀金龟泼儿亚种头部长有一根向后弯曲的额角,形似犀牛的犄角,故名犀金龟;雌虫头部无额角,但少数雌性头部会有一个小小的角状凸起。因为体型较大,角蛀犀金龟泼儿亚种爬行时显得异常吃力,飞行时的动静非常大,降落时一旦失去平衡,它们便会腹部朝上并且很难将身体翻转,滑稽可爱。野外多在腐朽的杨树根部可以发现它们。角蛀犀金龟泼儿亚种的幼虫是肥胖的大型蛴螬,体长超过6厘米,身体为乳白色,极为粗壮,同样生活在朽掉的杨树根部。

说实话我并不知道美瑛有什么,没有功课,印象中只知道有两颗著名的树,夏天的花海也与我无关,所以完全是一脸懵B的状态扛着相机出发!以至于现在回想起来,我并不能完全分辨我所拍的这些照片是出自哪里,叫什么名字,但话说回来,这都不重要,因为整个美瑛就是一处出天然的天地,农田,房舍,树木和旭岳交相辉映,拼出一幅或极简、或壮丽的景色,尤其在大雪纷飞的冬日,让一切的干扰都被覆盖,天与地连城一片雪白,只有我们几个人在期间穿行,整个美瑛,都属于我们!

基本信息:天花吉丁虫又名梭梭大吉丁,大型甲虫,每年4月末至6月初发生,野外最晚8月末也有记录,分布于沙虎丘等地,寄主为梭梭,另外传奇地分布的种群寄主为鞑靼滨藜。

不久前,野性石河子团队初步统计出了石河子地区野生动物名录,在整理昆虫和其它节肢动物的版块时,团队成员突发奇想,根据已知各种节肢动物的外形结构、国内分布、生活习性,以及人气等信息,评选出来了石河子地区九种最有特色的节肢动物,分别是:避日蛛、羲和绢蝶、欧洲广肩步甲、天花吉丁虫、荒漠竹节虫、淡色锥螳、穴居狼蛛、角蛀犀金龟泼儿亚种、台风蜣螂,它们被野性石河子团队称为“九大神虫”。

捕捉动态瞬间对于相机的对焦性能与连拍表现尤为重要,而EOS-1D X Mark II则是为高速而生,采用全像素双核CMOS AF技术,61点AF对焦系统以及扩展的对焦覆盖面积,有着迅速精确的对焦表现;14张/秒的连拍速度(实时取景时能达到16张/秒),带来了更好的画面流畅感,每秒更多的照片也意味着更好的潜在精彩瞬间;即便是在高速连拍的追焦拍摄下,所拍画面的对焦清晰效果非常出色。

有人说这首诗写的是男女私情,比如顾颉刚,比如朱熹,朱熹在《诗经集注》中说此诗是“男女相遇于野田草露之间,故赋其所在以起兴……言各得其所欲也”。更有人将其归入淫诗,直说此诗讲的正是《周礼》“仲春之时,令会男女”的习俗,比如闻一多先生,他在《〈诗经〉的性欲观》中就直截了当地说《野有蔓草》讲的是夜深之时,未婚的青年男女互相挑选中意之人私会,而这个小伙子非常幸运,挑中一个大眼睛的姑娘,正合自己的心意(适我愿兮),因此,《野有蔓草》讲的就是两个字:“野合”。

物种档案:大学选择了植保系的专业后,让我对昆虫产生了浓厚的兴趣。2015年的最后一天,我有幸结识了阿瑞并且加入了野性石河子,漫漫寒冬,我期待着开春后跟着他们奔走荒野。终于,机会来啦,2016年5月14日,阿瑞带着我和王影前往石河子北郊的沙虎丘,出发前,阿瑞做着行程安排,告诉我这一趟可以遇见的各种各样的有趣物种,然而我只关注到台风蜣螂的名字,据阿瑞描述,那是一种体型硕大的黑色蜣螂,扁圆扁圆的。

你知道吗,在我们大沈北,有着如今世界第三大东北虎饲养繁育基地。东北虎学名西伯利亚虎,是世界上最大的猫科动物,起源于亚洲东北部,是老虎的最大亚种。成年的东北虎虎头大而圆,前额上的数条黑色横纹,中间常被串通,极似“王”字,故有“丛林之王”和“万兽之王”之美称。其毛色艳丽,全身布满黑色的条纹,拥有火一样的目光,身体厚实而完美,背部和前肢上强劲的肌肉在运动中起伏,巨大的四肢推动向前,平稳而安静,是大自然进化出的最具野性美的动物。

【野性石河子团队简介】一个由石河子本地自然科学发烧友于2016年2月自发成立的民间组织,致力于石河子动植物的野外调查、分类,及影像记录,同时针对本地方物种多样性,面向大众进行科普宣传。

冬日萧瑟,大多数的人都会应景 地选择黑色与白色,这时候也是你展现绝佳大胆审美与自我个性的 时候。Gieves&Hawkes的这套西装以 叶片作为印花,黑色的树叶阴影搭配大面积的金棕底色恍如冬日街头的落 叶萧瑟光景,而金属质感的光滑丝质 面料更加深了视觉上的阴影立体感与 色彩的融洽。即使简单地内搭一件黑色 圆领薄毛衣,也能充满文艺气息。

驯马,勇者的游戏,激烈的碰撞后,才有了人马合一的潇洒,然后是一生一世的忠贞和陪伴。

器材:EOS-1D X Mark II 焦距:263  光圈:5 快门:1/2500

有着2020万有效像素的EOS-1D X Mark II不仅主动高像素连拍,同时也主打高像素;从拍摄的局部来看,天鹅的羽毛细节相当清晰锐利,让我似乎我也感到了大鹅毛所带来的暖暖温度。

器材:EOS-1D X Mark II 焦距:70  光圈:4 快门:1/3200

首创奥莱温馨提示:由于地点相当偏远,可提前计划前往或者回程时的中途停留休息点。请务必记得带上更换衣物、毛巾,如果想在附近的水上乐园与孩子们同游,还请带上泳衣。当然,出游前还可以到首创奥特莱斯选购美装,让你的旅途更加精彩。

物种档案:2010年6月6日,六六大顺的好日子,还在念高一的我和几位朋友第一次来到传奇地,对于身边的一切都充满了新鲜感,我们沿着一条干涸的河谷慢慢搜索,河谷两旁的坡壁上有着大大小小的洞穴,那里肯定藏着什么。我轻轻翻开一部分土块,但没想到松软的坡壁直接局部滑坡,飘起的尘土瞬间阻挡了我的视线。待到尘土散去后,我的老天,一只巴掌大小的橙色不明生物赫然出现在我眼前,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从小就不惧爬虫的我发出了震慑山谷的一声嚎叫。之后我便细细观察起来,这家伙高高举起长满绒毛的触肢,来回摩擦着锋利的双螯,发出“莎莎”的声响。那时候我对避日蛛完全没有认知,连名字都没有听说过,因此便将它小心翼翼地装进罐子带了回去。

几经周转,我们顺利抵达沙虎丘,整理好装备,我们四下寻找,却迟迟不见台风蜣螂的踪迹,再加上泛滥的蚊虫叮咬,我的注意力很快被分散,只好看看沙蜥,看看漠甲鳖甲,还要时刻躲着那些追着我的蜱虫们,蓝瘦想哭啊。不一会儿,王影开始召唤我们,他那边有了发现,只见地面上的一个洞穴有些异样,洞口有很多刚刚被掘出来的新鲜沙子,我当时不知道哪根筋不对了,竟然直接将手指探入洞里,实力作死啊!洞穴不深,我很快就摸到一个硬邦邦的玩意,吓得宝宝赶快把手缩了回来,突然间,我们好像意识到了什么,慢慢将洞穴挖开,一个体型硕大的黑色甲虫出现了,没有错,这就是我们一直在寻找的台风蜣螂!

北海道,这个日本最后的处女地,开拓仅仅百年时间。这里没有悠久的历史和繁华的都市,却成为了我几次日本之行中最惊艳的一次。朋友把北海道之于我们的惊艳,比做电影与预告片的关系——当你看了预告片之后,电影反而就没那么精彩了。我们没有太多功课,没有太多了解和期待,北海道,美得让我们毫无防备,一切都那么出其不意!